嗜聽莫文蔚最近。
有時像說故事的口吻,大多數是旁觀者的語調,無論是情歌或哀歌,在她唱來好似沒有溫度,發覺時心頭已被劃上一刀。

是誰說過,每段愛情都要有一首歌,一部電影,一本書,一個老地方。現實生活可不比書本或電影浪漫,常常只是懶在原地以為在殺時間其實是讓時間殺了我們,那麼,就只選一首歌吧。

有個我從沒因為過往而想起的人,主題曲就一首,Michael Jackson《You are not alone》。那時候覺得這小子真的跟Michael有些神似,或許是他崇拜他、模仿他吧,但之後看到森田剛,發現世界上相似的人總會有三個,於是他在我心中就變成痣痣男了。大概沒人會想聽我懷念他,也幸好其實沒那麼多好懷念,畢竟是段很短命的感情。事隔很多年後在同學的婚禮再見面,他果然是唯一一個重逢也不尷尬的前男友。

很早就結下一生孽緣的人,還被真・好朋友下賭注我會end up with it,我無法肯定地說會還是不會,畢竟承諾不一定兌現,而我們已經分開很久很久。那英《愛要有你才完美》是我擅自當作主題曲的。然後我寫了《結局》為這段難以定義的關係劃下句點,同時它也遇上別人。前陣子原本說好能去國外找它,沒想到手腳有夠快,女友又換了一個。我忿忿不平這人竟比我還見色忘友?媽媽淡淡說了一句,也許它不是所有事情都告訴你。我傻在那裡。原來啊,以為無所不分享、無話不說的那段日子,叫做青春。

這個是到現在依舊不知道算什麼的人。我始終感覺我們之間超越了友情或愛情,但也許是半途而廢了,或方向不同,最後看不出抵達之地有些什麼。主題曲太多了,多到電腦中有個資料夾叫做「不可聽」,因為我們曾經失(ㄐㄩㄝˊ)聯(ㄐㄧㄠ )過。Dream Theatre《Through her eyes》和Extreme《More than words》兩首出線,當然,他拿著《Almost famous》的原聲帶支吾著說「是要送你的」的畫面也教人難忘。和這個人有著擺盪在友情與愛情之間的情誼,我總是擔心對他來說我的想法太膚淺好懂,跟不上他。現在大家隔得很遠,只希望能聚聚就好。

差一點點就在一起的人。主題曲是Orange range《花》,只是因為這首歌很好聽。

少女時代《Complete》和aiko《約束》是阿閃的主題曲。如果他知道我擅自如此安排,大概又要囉唆碎念個沒完了,這人就是這麼龜毛碎嘴。(而且還死不承認)遇見他是我人生最大的轉折吧,它總說我從此變孬了,但不可否認的是當時很真,重新閱讀那些文章,情緒都會同步,想笑,想哭。其實有點懷念那樣的自己,一段感情不就應該這樣多彩多姿,愉悅時捧腹大笑,用情時淚眼婆娑?他最後不愛我了,不過我默默重新愛上了自己。

我發現我們之間沒有主題曲。為什麼?怎麼會?莫文蔚就在此出現了,《愛情有什麼道理》。歌詞寫得刺啊,「對你,不知道是已經習慣還是愛?當初所堅持的心情,是不是還依然存在」,第一次領會這樣的心情。很驚惶失措,只想掩蓋、掩飾,只要能什麼都不改變就好。感情的變質讓人心酸又無助,一次一次,再一次,不斷嘗試直到能夠面對,我們才會甘願喊停。事後我在想,在發現不對勁時去努力真的是對彼此與這段感情的最大誠意嗎?沒人說談感情不用努力,但那根魚刺,即使拿出來了也不再是同樣的狀態了吧。

如果分開就像我們,不過如此平凡地去愛,去得,去失。相信有一天我們終會知道什麼最適合自己,我好奇配得上張雨生《隨你》的人是否真的會出現,讓人想起愛情多純粹的莫文蔚《Let's fall in love》,在擁擠的寂寞中,瀟灑地生活。

 

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