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前覺得大概得好久好久才做得完的事。
一秒後發現已經run完那件事繼續往下走去。
兩秒之差。

期中考可以說是告一段落了。發音口試在下禮拜進行,桌球在下下週考發球。歷史「蘭陵蕭氏與南朝文學」讀完,剩下讀書力和兩篇心得摘要擠出來就沒事。GA96回我竟然也在三天以內over掉它(如果昨天沒跑出去玩,可以兩天就解決)。一切挺神奇的不是?我知道我總是過得很好,只是當事情接踵而來,不免還是會馬上有種大勢已去!的鬼想法。事實上我根本從來沒有過「事情接踵而來」的狀況啊!我怎麼可能是個大忙人呢!?

昨天心血來潮跑去找阿慌,見到很奇妙的亮丸二人。之後又騎回士林去打擾兒子和ㄟ剖的恩恩愛愛時間XD 看了恐怖孤兒院,超好看的劇情片啊!(雖然我有被嚇到,不過只是氣氛很恐怖,劇情則是需要推理的)想想自從我搬去士林後也愛上了HBO,看了很多電影但我都沒打出心得。比如穿著PRADA的惡魔(看了兩次)、新娘不是我、北國性騷擾、同床異夢、追求美國夢、風流教師霹靂妹、當真愛碰上八卦、虛擬入學……很多很多,當下沒有馬上寫出來,就什麼都忘了。記憶都去哪了?

夢見小堅。……我是說,有種,夢見小堅的感覺= = 不知道,只是在出浴室時一閃而過,好像在很最近時有見到他的臉,所以我就推測應該是我夢到他了,畢竟我已經記不清楚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是何時?那天在電話裡,我猜想你是不得不跟我說話。阿慌說這樣算是好的進展,也許哪天我們又可以齊聚一堂。但我想你是不得不,又或許只是心血來潮,不理太久了,突然又跟對方說話感覺很新鮮,之類的吧,我怎麼知道你怎麼想?沒用的是我又把你加回MSN聯絡人裡頭了,我幹嘛啊我!你根本沒上線你根本早就又忘記了。不過算了,本來就沒必要這麼激動,反正小堅就是這樣:就算很久才聯絡,也還是可以馬上就熱起來,回到以前的樣子。

忘記之前哪一天,明明就該睡覺了,我卻開始狂逛別人的blog,目的是想找出別人在我生日那天都寫些什麼文章?結果好像兒子有寫了三篇(也就是三年都有寫),但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。剛剛我也去檢查一下自己的,雖然這裡的不太準,畢竟舊文都是從報台搬過來,我有挑過,但也是沒有兒子和小方的生日時寫的文章。除了這兩位的,也去找找同學的無名。我發現一件很神奇的事,人跟人總是不得不分開,總是只能參與那一部份的人生然後就必須say good-bye。以前寫的都是高中的事,所以留言的理所當然是高中同學,最麻吉的那群,彼此之間可能還有莫名的暗號。突然各自上了大學,開始不同的生活,以及不同的文字記錄,來訪者同樣是最麻吉的一群,卻換了一批。

人生是這樣一個階段一個階段拼湊而成的,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人,不同的經驗,無論如何都會成為我們的助力。這麼一想就覺得,管小堅那麼多幹什麼呢?我生氣難過又怎樣呢?也許那個階段早已經過了,而他搞不好早就該成為我這個人的營養成分,不用計較那麼多。雖然是過去了,可是他也不會被取代。任何人都不會。

生日快樂。

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