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出門搭電梯時,在15樓進來了一位小妹妹。


關門後我才想起,她怎麼沒有跟家長一起進來呢,是我電梯門關太快嗎?不過她什麼也沒有說。我注意到她手上拿的並非大樓的磁卡或家門鑰匙,而是信箱的鑰匙。覺得怪異之餘,我也不想多管閒事,既然家長放她一個人去幼稚園,那應該就表示她能夠自己上學吧?到1樓,我換一台電梯要繼續往B1,沒想到小妹妹看到外面下著雨,竟然就轉身朝著我抽噎了起來。我我我......我不知道該怎麼辦,我不是你姊啊!>"< 她一小步一小步往我走來,我也只好迎向她。(其實我上課快遲到啦~)她說她沒有帶雨傘,我說那我陪你回去拿好不好?於是我們又搭電梯回到15樓。

令我驚訝的是,她的家門沒有鎖(廢話,她沒帶鑰匙啊),家裡空無一人。奇怪了?家裡沒大人,那就表示都去上班囉,可是怎麼沒有帶她一起出門呢。我在門口觀望一下,等她拿雨傘出來,也順便看看附近櫃子上有沒有放著鑰匙。沒想到她又出來哭哭,也不知道她怎麼了,我就問她雨傘在哪裡?她指說在陽台,所以我又去幫她拿。陽台東西之多~我一下也找不到雨傘,後來才看到原來掛在鐵窗上,這樣她怎麼拿得到呢?而且她的粉紅小傘已經壞了,沒有辦法收起來,不過我問她要帶哪一把傘時,她畢竟是指定了這一把。

電梯門在15樓打開,裡面有一位胖胖的阿姨。我們搭進去後,阿姨就跟妹妹搭話了,然後一臉「你妹妹好可愛啊」的樣子,我趕緊澄清她不是我妹妹。到1樓後,我問妹妹你可以自己去上學嗎?她點點頭。於是我就幫她開門,目送她離去。這時從我們第一次下樓時就坐在1樓大廳沙發上的婆婆問我不送她去學校嗎?我又立刻說「我不是她姊姊啦」。可是她瘦瘦小小的身影還在不遠處,搖搖晃晃地撐著粉紅小傘走著。我還是覺得有些不放心,好人做到底,就陪她去上學吧!於是我趕緊追出去,她已經離開社區大門了。門口警衛還開著門,說「我就覺得奇怪怎麼沒大人陪,她往那邊走啦」,這次我就沒說我不是她姊姊還是她不是我妹妹了,先追要緊!

在早餐店前追到她,我說我還是陪你去學校好不好?她說好。我們就這樣一大一小地走著,也沒講話。

到幼稚園後,老師出來招呼,我問她是不是遲到很久?老師說還好。看她手上一直抓著那把信箱鑰匙,老師問這是什麼?我說是信箱的鑰匙。老師問是回家時要開信箱嗎?我說我不知道,我不是她姊姊,只是鄰居。

從頭到尾我問過妹妹兩次媽媽的事。第一次是在大廳時,她哭著說沒帶雨傘,我問媽媽呢?第二次是到幼稚園,我問她媽媽會來接你下課嗎?兩次她都沒有回答。也許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也許是她不會說明,也許是沒有媽媽。我覺得自己好像太多管閒事了,不應該問到兩次,這樣好像在提醒她「媽媽沒有陪我上學」一樣。唉,不夠了解小孩的心啊(懊惱)。

我很難想像小孩子是家裡最後一個出門的,尤其是這麼小的小孩,要自己打開厚重的家門,搭乘電梯到1樓,試圖打開那扇她根本不可能拉得動的大門。也許她可以自己一個人去學校沒問題,她知道怎麼走,會看紅綠燈,可是不代表沒有其他危險啊。通常我是不管這種閒事的,但放她一個人上學怎麼能心安呢?(就連我已經送她上學了,現在仍惦記著她啊!)

不知道放學時,妹妹也得一個人回家嗎?

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