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個夢讓我一整天悶悶不樂,如同偶爾眼眶濕潤地醒來時,那樣沈重與不捨。

 

我又夢見了他,我們笑著,牽著手走著,但他告訴我他已經有個很重要的人。

她的宣言讓我知道自己已經該退場,歹戲拖棚這種事情早已完結。

我心頭最重要的人,他可以交女朋友,他可以結婚,他可以在離我遙遠的地方生活。

但如果這一切都代表他已經不需要我⋯⋯我該怎麼辦?

烙印曾是那麼那麼深,誓言曾是那麼那麼單純,我以為都永遠的,何時已經消散了呢?

 

夢中的我說:「我就是貪心,兩邊都想要。」

我知道已經錯過時機,所以才更難過。

放手換來的是烙印,深到心裡,在那裡還有一個「我們」的默契。

 

最近想起那句再也沒對任何人說過的「我愛你」,

它孤孤單單地,最後一個音節落下後,換來的是淚水。

 

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